管家×顾廷烨

雷者请速速离开

这几天重温知否太爱了二叔了,管家和二叔也好带感想看疼痛和cp

关涛×万传家

跪求太太们动笔啊

想看万传家在关涛身下红着眼睛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挑衅🌚🌝

求car

唉,我现在连做梦都是成枫

成枫

我想看小狗被吊起来爆炒

有大大写吗

他死在黎明破晓之时

伪装者同人 主阿诚 具体剧情我也不知道写的是啥

作者的话:这篇文章是我去年写的,实在太爱阿诚了,,当时就是很迷黎明之类的东西,然后就构思出来了

偌大的办公室内,只剩下阿城一人,却不见明长官的身影。令他们兄弟二人没想到的是,刚干掉一个藤田,又来一个佐藤左木,刚一上任就把矛头指向他们兄弟二人,却因为没有俘获这里所谓的“民心”,不敢有太大的动作,明楼就趁着现在以交流的名义暂时转移。本来明楼想带着阿城走的,他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孤身一人处在这水深火热之中,但是阿城以“如果我们都走恐怕要令佐藤左木的怀疑加深,恐怕转移之后他会派人监视我们”的理由搪塞过去。其实明楼也明白这个道理,但大姐的死在他的心上狠狠地烙了一道疤,他不想在失去明诚明台了,好在阿诚的话也让他清醒,最后面对阿诚,只说了句“保重”。保重么?阿城清楚的记得大哥走之前对他说“保重”时,眼里的复杂,语言里的不舍,最后都归为一句“保重”。

“明长官”外面传来了声音,只不过这一句“明长官”叫的不是明楼,而是他明诚—这是佐藤左木拉拢他的手段,因为他身份的特殊,姓明却没入明家族谱,在外人看来明楼一直对他呼来唤去,在明家,他也只是明家的一个管家,帮忙料理明家,这要是换做常人,一定早对明家心生怨念,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也是因为上头有明楼压着他,而他的身后空无一人,其实他们都错了。早在大哥与大姐把他从桂姨收下救出来,带他到明家时,他就决定要用一生来报答明家,是明家给了他新生。只是,现在的明家已不是那个完整的明家了。明诚不在多想,应了一声便向门口走去。走到门口时,他停顿了一下,习惯性的用两个手指头去拨开袖口看手表,时间就快到了。

他站在76号的大门前,看着里面的火光,他终于得以放松了—因为那封王天风留下的密报:击杀佐藤,抗战必胜。到最后,那个疯子还没忘了那句“为什么你明家人不能死”。倘若他的死间计划成功,那么他可以为明楼除去抗战中这小小的难关,如果他死了,那便由他明诚来做。现在,事成了,再回想之前只有他独自一人的时光,每天费劲心力的让佐藤左木信任他,但回到明家,他面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,几乎让他喘息不来,有多少次明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希望回到明家,有温暖的灯光,大哥大姐明台,他们都在等他回家,他多希望这是场梦,但也只是希望罢了。

冷风让明诚不禁打了个哆嗦,他不知道现在他要去哪,他没给自己留后路。又一阵冷风,吹的他不禁紧紧的裹了裹衣服,他好像暖和一些。

“阿诚”

“阿诚哥”

他愣了,转过头,看到明楼明台满脸的焦急与担心

“砰”

在他意识消散之前,脑海里一直是大哥 明台,以及天边的那一点光亮

他挺过了漫漫长夜,却死在黎明破晓之时